中芯國際遭“斷糧”背後:芯片產業鏈加速國產化

2020-10-13 09:49 來源: 時代週報  李靜  

  一條確認受到美國出口限制的公告,讓中芯國際(688981.SH)陷入漩渦中。

  “向中芯國際出口的部分美國設備、配件及原物料,會受到美國出口管制規定的進一步限制,須事前申請出口許可證後,才能向中芯國際繼續供貨。”10月10日,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長張孝榮對時代週報記者表示。

  作為國內規模最大的專業晶圓代工企業,中芯國際確定被美國出口限制,這可能短期內會對全球半導體產業鏈帶來一些衝擊。

  10月11日,上海交通大學行業研究院半導體行業研究團隊負責人王金桃告訴時代週報記者:“這對全球半導體市場產業鏈都會有影響。一方面,對美國的半導體上下游公司也會產生衝擊;另一方面,可能會出現一些轉單的現象,這會加劇其他的代工廠產能更為緊張,導致漲價和交貨期延後,對整個半導體產業的復甦和發展不利。”

  10月9日,中芯國際相關人士對時代週報記者表示,目前公司仍未收到關於“制裁”的官方的文件告知,公司生產經營也都十分正常,相關影響正在評估之中。

  事實上,中芯國際雖連續遭到利空打壓,但也有觀點認為這加速了芯片產業鏈國產化替代進程。

  近日,東吳證券研報認為,雖短期來看,中芯國際正常生產壓力增大,可能縮減全年資本支出,後續國產設備的入場也會受影響。但長期來看,美國技術出口管制加強,將進一步加強整個半導體產業鏈全面國產化決心,本土代工廠設備國產化率有望加速提升。

  10月12日,A股半導體板塊集體走強,截至收盤,半導體行業指數上漲4.47%。中芯國際(00981.HK)港股報20.60港元/股,大漲11.47%。其A股則報收57.41元/股,大漲12.70%。

  “在資本的推動下,以及機會窗口拉大了國產芯片的需求,所以對他們來講反而是利好。”10月12日,芯片元器件交易平台“芯片超人”創始人兼CEO姜蕾對時代週報記者表示,目前很多相關廠家為了供應鏈安全的考慮,會找一些國內的芯片替代,隨着國內芯片排隊上市,用資金吸引了不少國際型人才。

  原材料供應將受影響

  10月9日,中芯國際發佈關於美國出口限制的進一步説明公告。

  中芯國際表示,經過多日與供貨商進行詢問和討論後,公司知悉美國商務部工業與安全局已根據美國出口管制相關條例向部分供貨商發出信函,對於向中芯國際出口的部分美國設備、配件及原物料會受到美國出口管制規定的進一步限制,須事前申請出口許可證後,才能向中芯國際繼續供貨。

  “針對出口限制,公司和美國工業與安全局已經展開了初步交流,將繼續積極與美國相關政府部門進行溝通。”中芯國際表示。

  9月27日,中芯國際在港交所通過公告形式表明,中芯國際只為民用和商用的終端用户提供產品及服務。

  事實上,即便中芯國際最終被實施“出口限制”,但這與被列入“實體清單”仍有區別,中芯國際的美國供應商在給中芯國際供貨時仍有通過申請許可證的可能。

  “實際上,美國對外的出口限制一直都存在。中芯國際在以前進口美國設備廠商的設備和原材料本身就需要向美國商務部、國防部、能源部等四個單位申請許可。因為中芯國際信譽很好,所以也比較順利。”王金桃解釋道。

  不過,隨着此次美國對中芯國際出口限制決定的升級,中芯國際申請許可的產品範圍或許會進一步擴大,申請許可的難度和週期可能會加長。

  中芯國際表示,正在評估該出口限制對本公司生產經營活動的影響。基於部分自美國出口的設備、配件及原材料供貨期會延長或有不準確性,對於公司未來的生產經營可能會產生重要不利影響。

  美國半導體市場受衝擊

  中芯國際是晶圓代工廠,處於產業鏈的中游。

  多位業內人士表示,其需要上游設備和原材料支持,否則無法生產。

  “像國內的中芯國際、華宏半導體、華潤微電子,做比較先進的芯片,大部分設備都是美國或者日本的機台,比如美國的Lam Research等。”10月10日,曾在國內大型晶圓廠,如今在知名半導體材料公司工作的林奇(化名)對時代週報記者表示。

  多位業內人士表示,如果美國對設備和原材料出口限制一旦加劇,中芯國際自身設備供應可能會受影響。

  9月8日,國融證券發佈研報表示,一旦美國對中芯國際採取進一步嚴厲措施,最極端的情況就是上游供應商、下游產業鏈完全被美方管制,需要得到許可才能正常供貨,其先進設備、材料等的採購可能面臨很大壓力。

  不過,相關的限制同樣會使得美國芯片行業難以獨善其身。

  中芯國際上游包括半導體設備、材料供應商,中游包括晶圓代工、半導體制造廠商,下游包括IC封測及各類IC設計公司。

  多位業內人士與專家向時代週報記者表示,如果美國對中芯國際採取更為嚴格的出口管控措施,短期內不僅對中芯國際本身,對半導體產業鏈上下游都會造成衝擊。

  9月19日,據國內媒體消息,國際半導體產業協會向美國政府發出警告,強調中芯國際對美國芯片產業鏈的重要性,提醒若“失去”中芯國際,將導致美國半導體產業每年蒙受50億美元的損失。

  王金桃表示,中國半導體市場在全球半導體市場佔很大份額,包括進口設備和原材料,每年花費金額非常大,如果美國半導體公司丟掉了中國這麼大的市場,也較為不利。

  王金桃直言,短期來看,美國這一系列限制的做法擾亂了全球半導體產業鏈。

  國產替代加速進行

  對於中芯國際而言,其主要原材料及設備供應商多數為境外的公司,分別來自於日本、韓國、荷蘭、美國等國家。

  林奇直言,晶圓廠生產線上的設備想要順利運轉,目前離不來設備廠商的支持。

  “已經買了的設備,大部分是兩年的售後服務,國外廠商兩年之內提供免費服務,兩年之後,再做調試就需要支付費用。如果設備在硬件方面出現問題,有些國產化的硬件可以做替換。”林奇坦言,目前的難度在於軟件方面。

  “設備廠商軟件部分的核心編程資料是保密的。如果出現軟件卡頓,需要設備廠商工程師優化程序和軟件參數等方面,這方面的技術我們還未掌握。”林奇表示,國內廠商生產的設備和國外的差距主要體現在軟件。

  此外,據媒體消息,中芯國際正在進行相關儲備,向美、歐、日本上游供應商採購的規模,已超越2020年全年需求,採購項目包含蝕刻、微影與晶圓清洗機等製程設備、測試機台,而用於維持設備運作的相關耗材採購量,也都超過一年所需。

  據林奇透露,近期中芯國際也在向一些廠家要求提供光刻膠去除劑等原材料。

  事實上,半導體產業鏈國產化替代正加速進行。

  “除了設備上的光刻機和個別原材料的情況,其他設備和原材料國產化替代進展都還不錯,要滿足中芯國際的N+1製程還是有希望的。”王金桃表示。

  相關研報提到,中芯國際目前的產業鏈涉及一些A股上市公司,比如,北方華創(002371.SZ)、中微公司(688012.SH)研發生產刻蝕機;上游半導體材料中的拋光材料有安集科技(688019.SH)和鼎龍股份(300054.SZ);下游封測由長電科技(600584.SH)、通富微電(002156.SZ)等公司設計。

  “美國的限制短期內會對中芯國際和相關產業鏈產生影響,但中長期來看,不會改變國內芯片發展的趨勢。”林奇表示。9

  中航證券此前發佈研報認為,長期來看,擺脱對國外產品的依賴符合我國產業鏈轉型的發展需求,相關的限制反向促進我國國產替代的不斷髮展。